请多关照!

IF【BSD/红与】上

看漫画第48.5话时见到与谢也医生说自己与森鸥外有些因缘时就产生了与谢也医生既然和森医生在以往有交情,而森医生早就和红叶姐是认识的,所以其实与谢野医生会不会早就认识红叶姐呢的这种想法,于是就脑洞大开地写了这篇文。

OOC有

流水账

小学生文笔【跪

思路各种混乱x

各式各样的妄想有

各种各样的私设有

有轻微太中,福森/森福,少年乱步出没请留意

时间轴上假如有错请务必告诉咱!!!

正文!!!

 

“呼。”与谢野晶子呼出一口气,白气在自己面前散去。她总算觉得自己低估了横滨的冬天,虽然今天没下雪,但一件风衣、一条羊毛围巾、一双丝袜、一套中规中矩的水手服样式的校服并不能抵挡迎面扑来的寒风。黑色皮鞋里的一双小脚缩了缩。

十五岁的与谢野晶子提着父亲生前常用的手提箱和拖着自己的行李箱一步一步向一条巷子走去。她要去找森鸥外。

“打扰了。”与谢野晶子推开一间地下诊所的门,“请问是森医生么?”

“抱歉,鸥外出去了,请进。”回答的人不是那个全年三百六十五天都穿着白大褂的萝莉控医生森鸥外,而是一个披着红色羽织的漂亮女子,这有点出乎与谢野晶子的意料。

尾崎红叶招呼着与谢野晶子进这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诊所里。

外面的风还在街上肆虐。

诊所里面和街上真是两个世界啊。如果… …“啊,谢谢!”与谢野晶子接过尾崎红叶递来的一杯热可可。

尾崎红叶地坐在与谢野晶子旁,轻轻一笑:“外面可还真是冷呢,这几天刮起风来可还真是要命。”扭过头看看这个比自己足足矮了一个头的黑发女孩,女孩双手捧着印有枫叶图案的马克杯,一口一口慢慢地喝着杯里的热可可,单薄衣服下的瘦小躯体还在不停地颤抖着。

虽然诊所里开着暖气,但与谢野晶子在街上被风吹了这么久,热可可也不能马上使这幅身躯停止颤抖。尾崎红叶顿时心生怜悯,脱下身上披着的羽织外套披在与谢野晶子穿着的风衣上。

与谢野晶子吸了吸鼻子,热可可的甜腻味道和尾崎红叶身上那股奇特的香气混在一起进入鼻腔,两者的混合很微妙,像是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兔子洞,一旦陷进去,深不见底。

“该怎么称呼您呢?”与谢野晶子捧着马克杯抬起头。

“尾崎红叶。”

“与谢野晶子。”

“今后请多指教了,小、晶、子。”

与谢野晶子至今难忘当初对这个如此亲昵的称呼一瞬间的不适应感。但从那之后再也没人这么叫她。再也没有。除了尾崎红叶。

 

“晶子,”记忆中父亲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头,“想不想成为和爸爸一样厉害的医生?”

与谢野晶子抱着父亲给的德文书点点头:“嗯!”

一个月前,一切的美好记忆被一场大火吞噬殆尽,父亲和母亲在火场里活活被烧死。那栋两层高的小洋楼通红,是火。浓烟窜得老高,消防员拉着她离开洋楼。她哭得撕心裂肺,她叫喊着父母的名字,求消防员进火场把父母救出来。

没用的。他们已经被烧死了。消防员的话像一盆冷水,哗啦一声,从头到脚,没有一处不是冰凉冰凉的。

这盆冷水浇醒了与谢野晶子,她伸手用衣袖擦擦眼泪,转过身,背对着火场,一步一步地离开。

那天正好是与谢野晶子十五岁生日。

与谢野晶子的亲戚们为了与谢野晶子的父母的遗产吵的不可开交,为了她的抚养权争得如火如荼。与谢野晶子找到在父亲生前开的诊所里当帮手的伙计,从伙计的口中知道了森鸥外和父亲是朋友,她决定写信给森鸥外,让他收留自己。于是,在收到回信后立即从一个亲戚家里搬了出来。

说是搬家,其实要搬的东西没多少,与谢野晶子很多东西都在这场火灾中被烧没了。在父亲的诊所里找到一口皮箱,皮箱里的东西,一套校服,亲戚们帮自己购置的几件衣物,其余的都是书,包括那本德文书。

如果……那场火灾没发生就好了……十五岁生日之后的一个月里的每一天,与谢野晶子都这么跟自己说这句话。

就算她知道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如果。

 

“小晶子。”

“小晶子。”

“呼,呼,”与谢野晶子醒来一睁开眼就见到尾崎红叶的脸,完全没留意自己一身冷汗,“早,尾崎小姐。”

与谢野晶子眨眨眼,闭眼的瞬间,眼前闪过一栋正在被熊熊大火烧着的二层高的洋楼。

尾崎红叶坐在梳妆台前梳理着头发,轻声问道:“妾身见小晶子出了好些汗,是做了什么噩梦吗?”

真准,一语道破。

“没… …”与谢野晶子从床上坐起,一抬头就和尾崎红叶的目光撞了个正着——她在看着自己。

“你在撒谎哦,小晶子。”

与谢野晶子觉得脸有点发烫。

尾崎红叶看着眼前这个脸红红的女孩不禁笑了笑:“以后叫我红叶就好了。”

“是,尾崎小姐。”与谢野晶子低下头。

这孩子真可爱。尾崎红叶笑了笑。

与谢野晶子在森鸥外的诊所里的第一天,谁知这森鸥外出差了,尾崎红叶原本想带着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这两个调皮鬼来找森鸥外治疗下皮外伤,结果听到有人推门时满怀期待以为是森医生回来了,结果是一个在大冬天里在校服外裹一件风衣的黑发小丫头。

谁知这孩子却是能两三下就能把太宰治和中原中也遍体的伤给一一消毒好、包扎好。然后两个男孩继续拌嘴。

自杀了这么多次还没死,你还真是最该死的啊太宰你这条混蛋青花鱼!

啊啊,中也,你好像从四岁开始就没长高过了吧,真是和蛞蝓一模一样啊… …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最终还是要开战打架。

嗯… …这孩子肯定不是什么普通人呢。尾崎红叶看着与谢野晶子,摸摸下巴。

“小晶子,既然鸥外大人还没给你安排住处,要不到妾身那儿先住下。”

“好的。那麻烦尾崎小姐了。”

 

与谢野晶子来的第二天,森鸥外回来了。

“哎呀,与谢野你来的真是巧,你说,小爱丽丝更适合黑色还是白色呢?”森鸥外一见到与谢野晶子就问。

啥?这是什么奇怪的问候方式。

与谢野晶子看着这个穿着白大褂、脖子上挂着听诊器的医者竟在为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烦恼时,只觉得无语。

森鸥外帮与谢野晶子退了学。实际上,森鸥外也能当她的老师,加上以她这么聪明,上不上学最终走出社会后还是会理所当然地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像她的父亲一样。何况,这次出差一个不小心给爱丽丝买了太多小裙子,余额不足,暂时交不起与谢野晶子所在的学校的学费。

与谢野晶子的能力早已被父母发觉,自己有时候用能力来救一些频死之人,连医术精湛的父亲也拍着手掌表示肯定。但能力有限,仅能抢救一些频死之人。

如果自己当时冲进火场,那么父母应该有救吧… …

如果… …真是个讨人喜欢的词啊。

 

横滨的黑帮的人大都知道森鸥外的诊所里来了个可爱的小护士。

确实,自从与谢野晶子来了之后,一些简单的伤口处理和包扎都不再由森鸥外经手。于是,森鸥外便有了更多的时间来讨好那个叫爱丽丝的可爱女孩。不知多久之后,与谢野晶子才知道那其实是森鸥外的异能——最大的用途是用来杀敌。

“与谢野在吗?”时常有人拖着受伤的搭档来找与谢野晶子疗伤。这些人有的只是来疗伤,有的是不怀好意的为了看一眼这个新来的可爱小护士。借疗伤的好时机摸摸这个女孩瘦削的肩和手,看看她的脸。

自从与谢野晶子来了之后,森鸥外发现尾崎红叶光临他的诊所的次数多了起来。

“红叶君,”森鸥外脱下手套放在办公桌上,“你对那个新来的孩子也太偏心了吧,程度块能赶上你当年对中也君的呢。”

“林太郎!!我不过只是叫你去拿点东西而已怎么要这么久!?”爱丽丝朝着森鸥外不满地嚷嚷着。

“鸥外大人,管妾身这么多,先看看爱丽丝酱吧。”尾崎红叶眼里闪过一丝难见的敌意。

森鸥外举手投降:“好好好,爱丽丝酱的林太郎这就来也!”

说不偏心是假的,与谢野晶子这个只比她小一年的孩子的眼神过于灰暗,一丝光彩也没有,想来肯定经历了什么。那自己呢,十三四岁,跟人跑了,那个男人狠狠地把自己抛弃,这又算什么呢。

与谢野晶子见到这些男人们的猥琐表情,各种吃豆腐,瞪一眼和一句话就足够让这些男人们收手。她明白自己和以前女校的富家小姐同学们不同,她不过是一个普通医生的女儿。

“喂,”与谢野瞪一眼眼前这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请您住手。”

男人的手捉着与谢野晶子的手臂,这幅丑陋的嘴脸真是让人恶心。男人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晶子哟,叔叔有更好的东西要给你哟,跟叔叔过来吧。”男人捉住与谢野晶子的手,脸上笑得猥琐阴险。

“等等,”尾崎红叶拿着油纸伞挡在男人面前,“小晶子是你说带走就带走的?”

“呵。”男人松开抓着与谢野晶子的手,不紧不慢的道出一个奇怪的名词。

异能者!与谢野晶子瞪大了眼睛,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金色夜叉。”尾崎红叶拿着油纸伞往地面上敲了一下,面无表情。

夜叉血红而空洞的眼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手里握着一把比大太刀尺寸更大的日本刀。

尾崎红叶手指一指,夜叉手起刀落。

TBC

PS.

明天更下吧······有错字什么的不要在意这些细节【x】文笔有限,后期写着写着都觉得自己写的是乙女文··· ···

评论(4)
热度(6)

© 行伯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