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多关照!

威士忌和可乐

我真的不会给小作文起标题……

治弔好多刀啊……突然想起来自己也是肝过小甜文的诶嘿嘿……

小学生文笔+作文格式

文笔真的很烂……我只是一个日常摄影博主哈哈哈……

 

 

 

 

 

 

 

黑雾理了理领带,无视渡我的“我真的超级想杀死斯坦因大人”的嘟嘟嚷嚷,转手给死柄木倒了杯可乐。

正想给治崎倒杯威士忌,谁料到治崎挥挥手,敲敲死柄木的杯子,沾了一指关节的水,“同样。不然这家伙待会又要想着方法杀了我。”

治崎没戴手套和口罩。死柄木没戴他的那个“父亲”。很奇怪的组合,但又很协调,管他呢。

“我说啊,你们两个玩过家家玩够了吧,什么时候才开始动真格呀,渡我呀……我呀,很期待呀,比杀死斯坦因大人更期待呀!来吧来吧,开始吧。”

死柄木很嫌弃地看了正在喝可乐的治崎一眼。然后又很嫌弃地别过头,嘁。

治崎伸出手,揭开死柄木的帽子,揉了揉那头并没有看上去那么柔软的灰发,“重头戏不都在最后才会发生的吗?现在……未免也太早了吧。我和死柄木君现在可是情侣啊。”

治崎先生真是坏,还故意在情侣这两个恶心人的字眼上加重音。

五天前,死柄木一句随意的“喂,治崎,做我一周男朋友”让这两个一见面就算计着怎么弄死对方的人成为了情侣。

治崎还记得当死柄木说完这句话之后两秒,黑雾一口红茶喷了出来的狼狈样子。

可是我把你从那些废墟里捡回来的,不然你早被那些职业英雄整死了。这小小要求你不会不答应吧?

啧……真是麻烦。怎么敢不答应。

把其中一方杀了就结束。

这条规定是在一旁看热闹的渡我的自娱自乐。反正双方都愿意,反正也没亲手杀死斯坦因大人重要,那就随我了。身穿水手服校服、坐在沙发上的渡我这么想着。

看到报纸上渡我的那条歪歪扭扭的字迹,治崎抱着手笑了笑,转头问正在打游戏的死柄木:“你意见如何?不,应该是问,现在你想杀我吗?”

愚蠢之至。治崎你真的是死秽八斋会的人?从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想杀你。

那干嘛要找我当男朋友,不找黑雾?不找荼毘?

就因为我想杀了你啊。死柄木说这话的时候一脸认真,任何时候都是。

成为恋人的第一天。

完成任务:外出晚餐,一起看夜景,抱着恋人睡觉。

傍晚,两个大反派一起出了门,死柄木难得穿一回西装,治崎带着他去了一家高级餐厅吃了一顿像偶像剧里的烛光晚餐。场面一度很是浪漫,只是死柄木挑食有点煞风景,庆幸他们两个人在包厢里。餐厅在城市中心的一栋高层建筑的顶层,望出去就是整个城市最后的忙碌,人来人往,霓虹灯五光十色,晃得死柄木眼花缭乱。死柄木摇摇头,一转回头就碰上治崎的眼神,说不出来是什么,温柔?宠溺?无奈?伤感?因为失去了八斋会吗?死柄木不知道。她觉得自己耳朵很热,慢慢地,连脸上也是像烧过一样,很热,就像夏季暴露在海滩边的阳光下。他受不了这样,直截了当给了治崎一个中指,另一只手在按太阳穴。盘子边的红酒一口都没有尝过,可是死柄木的脸红了是不争的事实。啧,黑道的人做事都这样让人生气的吗?死柄木拍拍自己的脸。脸上的温度不减。

晚上是治崎抱着死柄木睡的。半夜死柄木以为鬼压床。

成为恋人的第二天。

完成任务:给恋人做早餐,外出购物,初次。

早上是治崎做的早餐,鸡蛋煎得有些焦了,牛奶温度太烫了,面包上的牛油没有涂均匀,唯一能称赞的只有面包烤的不错,是死柄木喜欢的口感。下午是久违的外出购物,死柄木坐在车上的副驾驶位,玩着游戏,玩着玩着睡了,都怪治崎昨晚把他当成等身抱枕,抱着他睡觉。

和凶神恶煞的外表不同,死柄木的睡相很乖巧,很安静。死柄木的强势起床习惯治崎早上就体验过一把,起床时,被死柄木死死拉着衣服,还迷迷糊糊没睡醒的人嘴里喃喃着“别走,别走……”像小猫撒娇一样。现在也是,死柄木迷迷糊糊的张开手臂向治崎撒娇,软绵绵的一句“背我我才下车”彻底让治崎没辙。啊啊,太犯规了呀。治崎推着购物车,车里坐着死柄木。死柄木看到想吃的零食就拿进购物车,反正刷的也是治崎的卡。但是太过油腻的全部被驳回放回架子上,驳回理由:对身体不好,但是对于死柄木来说,驳回无效,于是油腻的零食还是回到了死柄木的购物车里。治崎想买酒,高度数的威士忌被死柄木一一驳回,驳回理由:同上,驳回有效,酒被放回架子上。

你有这么喜欢我吗?昨天抱着我睡啊居然……搞得我整天都没精神,都是你的错啊,混蛋。治崎被死柄木骑在身下。正在看书的治崎对死柄木这个突然亲昵无比的动作吓到了。

难道恋人之间不该这么做吗?治崎扣住死柄木的手腕,把刚刚还以居高临下看自己的小恋人压在自己身下,治崎才发现死柄木太瘦了,难怪腿上只有两两肉。沙发对于两个人来说太小了,死柄木差点摔下去,还是治崎把他捞住。

把头低一点。死柄木命令,治崎照做。瘦弱的少年给这头在黑道混了不知道多久的独狼一个温柔的吻。

就不怕被大灰狼吃了吗?小红帽。正巧死柄木那天穿的是红色的兜帽卫衣,治崎在黑色衬衫外面套了件灰色开衫毛衣。

无所谓,麻烦死了。死柄木趁治崎分心松手时伸出手去勾住治崎的脖子,小红帽和大灰狼交换了一个粗暴的吻,治崎用舌头掠夺着死柄木的理智。死柄木刚剪过指甲的手捉着治崎的毛衣。

这件衣服不能要了。治崎这么想着,顺便伸手把少年的裤子脱去,裤子比毛衣麻烦多了,治崎低头看了看身下人涨红了的脸和内裤下的凸起。

治崎记得完事之后吸了一根烟,死柄木跟他要烟吸,治崎从烟盒子里抽出一根烟给死柄木。万宝路的烟,细细长长,像治崎眼前这个划不着火柴的男孩的身材一样。男孩身上穿着治崎带着古龙水香味的黑色衬衫,站在一边,大腿根隐隐约约,不明液体还没完全擦干净,白净大腿上的吻痕星星点点。死柄木把火柴盒扔到一边,叼着烟凑到治崎面前,借点火,一吸一吐,烟点着了,死柄木往治崎脸上吐了个漂亮的烟圈,然后站起来。治崎单膝跪下,把死柄木的腿拉到面前,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死柄木觉得不痒不痛。

死柄木弔果然没两两肉。

成为恋人的第三天。

完成任务:看电影

喂,看电影吧。又是一个脱口而出的意见。

于是这两个大反派出现在了电影院里。买不到想看的恐怖电影的票,英雄电影看到就想呕,爱情电影一看就睡,其它类型……你怕不是想让敌联头子把整家电影院给烧了,给职业英雄们有一个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那……卡通的也凑合吧。

于是两个大反派和一群穿着欧鲁麦特和其它各式当红职业英雄的周边衣服的小孩子看卡通电影。死柄木想冲上去把那些小孩身上穿的衣服扒下来,拿去烧了。

电影开场五分钟两个人都睡了。

十指相扣着。死柄木的中指缠着绷带,治崎绑上去的。治崎戴着手套,死柄木帮忙戴的。两个人的头靠在一起,就差座位中间隔着的那几公分。隔着两人。

不过没关系。

成为恋人的第四天。

完成任务:和恋人一起打扫房屋。

治崎的严重洁癖让死柄木觉得这个男人婆婆妈妈的,死柄木自己本身也不喜欢干活,更别说打扫卫生了。平时敌联老巢酒吧的卫生清洁全是黑雾一人搞定,虽然有时候渡我这个伪女高中生和荼毘也会帮忙,但让他们帮忙还不如黑雾自己一个搞定——渡我帮的全是倒忙,荼毘家务苦手。

噗。治崎穿上围裙,手里拿着鸡毛掸子和扫把的样子确实滑稽。表情如临大敌般的严肃才是亮点。死柄木窝在沙发里裹着毯子把头埋在漫画里。

啧,你们这里到底是垃圾堆还是老鼠窝。治崎清一处骂一句。

啊哈,那你还在我们这里住了这么久。死柄木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死柄木你房间的漫画和数据线乱的和外面的贫民窟一样。治崎很嫌弃地看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游戏机和漫画。

死柄木乖乖从沙发的毯子里探出头来,乖乖的跑回自己房间把漫画收拾回书架。

可是,敌联除了黑雾做家务是靠谱的之外,其他全都坑爹货。

死柄木回了房间,收拾着收拾着突然捡起一本漫画发呆,然后恍然大悟的抬起头来还记得自己要收拾,慢吞吞的继续收拾。

治崎和黑雾两个大男人已经把整间酒吧收拾的差不多了,可是转头一看,死柄木的房间还是一如既往的乱,地上的漫画、数据线、游戏机真的是和外面的贫民窟一般。治崎看到地上蹲着看漫画的男孩,轻声笑了,和小孩子一样啊。

治崎蹲下来和死柄木一起收拾,死柄木却停下来盯着治崎。

你脸上有灰。死柄木并没有伸手去帮治崎拍掉。不会主动触碰别人,一直以来的习惯,就算现在手上缠了绷带。

治崎显然对死柄木的动作有些迟疑,摸摸鼻子。

你把我的脸给捏碎了,你不是更开心吗?能借机杀了我。赶紧结束这场过家家。

可你还是会复原不是吗?

治崎说不出话 。

成为恋人的第五天。

完成任务:告白。

因为我想杀了你啊。死柄木说这句话清清楚楚。

哇哦——不妙不妙。好戏终于要开始了吗?渡我已经准备好看开始一场血腥厮杀。

可惜,事情并不如她愿。

死柄木不满地把可乐全部倒进治崎的杯子里。两人的可乐并没喝多少,加上冰块,治崎的杯子的可乐溢出在吧台上留下一堆的碳酸泡沫。泡沫一会又消失不见。

这大概就是他们两个男人的恋情关系了吧,时而紧密,时而疏松,碳酸泡沫一样,两天后就会消失不见。

死柄木拿起手边一把刀就要往治崎头上刺去,治崎笑眯眯地说着:“你下得了手吗?”

死柄木没按过常理出牌,刀子被随意地甩出去,然后漂亮的插进墙里。坐在一旁的荼毘默默拍掌。渡我很明显没有过够瘾。

我真后悔那天晚上你骑在我身上的时候,没把手枪拔出来往你腿上的大动脉开枪。治崎跟黑雾要来了抹布,处理吧台上的满溢可乐。

你动动手指就能把我杀死,你左手持枪最不准,何必这么大费周章呢?

你也是啊,何苦用刀呢?你最不擅长就是用刀。

死柄木说不出话。

这种感觉快要窒息了。人类为什么要互相喜欢呢?真是麻烦死了。

喂,渡我,把那个奇怪到死的规定删了,改成,只要不互相伤害双方永远保持这种关系。

这算是正式表白吗?死柄木君?

是啊是啊。啊啊,麻烦死了,只是想安安静静谈个恋爱而已。


评论(8)
热度(63)

© 行伯伯 | Powered by LOFTER